“造物弄人” 的游戏

大四的生活一如既往的庸碌无为。我和一位朋友晚饭时又来到了一家熟悉的家庭餐馆,准备充分利用一下眼下还算来的容易的生活费,饱餐一顿。

这是家名副其实的家庭餐馆,阳台作了厨房,后院就是餐厅。吃饭时如果有兴趣,可以赏赐几片菜叶给庭院里漫步的家禽们。可惜我们是来哄饱肚子的,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,菜上齐以后我们就开始品味美餐了。

可今天不知什么情况,后院里总是在沙沙作响,干扰了我的食欲。起初我还以为是只野猫,准备展示一下人类的威严,让这不识相的小动物回避一下。仔细一看,才发现是只被困在灌木丛中的母鸡在作怪——它的右腿上拴了一根长长的细绳,绳子后面牵着一个装满沙土的塑料瓶,正是这根绳子把它困在灌木丛中。

这时,饲养员走了过去,准备把它抱出来——这举动让母鸡仓皇失措,又叫又跳,连毛都扑掉了两根…… 饲养员走后,它才发现自己并没有丧命,反而重获 “自由”,于是又拖着那瓶子——像是拖着脚镣一般蹒跚而行。

看到那鸡费力地挪到了剩饭桶跟前,开始啄食那里的饭渣,我不禁食欲大减,对一起吃饭的朋友说,“你看这只鸡也怪无奈的,只能在剩饭渣里觅食,它倒不用担心会染非典哈!”朋友在农村生活过,笑着回答:“这剩饭已经不错了,跟那些在饲养场的鸡食相比,这可是“高级菜”呢!

我不想再关注这只母鸡的表演,注意力回到餐桌上,继续吃饭。可没多久回头一看,它又来了新花样:它拖着“脚镣”绕着一根矮树干走了一圈,把自己绑在树干上了。看到这个,我和朋友都乐了。我好心走过去,用手比划着,想让那母鸡反转回去。没想到我的手势吓得它慌不择路地乱跑,把自己缠得更紧了!直到绳子缠尽,它也不肯反转回去,只知道在原地发愣,用惊异的目光观察着周围。因为无法再移动,它只好安守本位,低下头来啄食地上的嫩芽。百无聊赖之际,它抬起头发出低沉而无奈的咕咕声。听朋友解释,这是鸡不愉快时才会发出的声音,原来它也会“郁闷”哦!

看到这里,我感叹它的大脑太低等了,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解决不了。无论是啄断绳子,或是反转回去,都能获得自由,可它一点没辙。可转念一想,用人类的见地和智慧去评判鸡的行动,明显不公平。人的大脑对于鸡来说高级多了,可人类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么?作为即将毕业的大学生,我的头脑并不差,却也会碰到许多难题。面临毕业,我也曾看到过好几棵寻求安全感的“大树”,虽然自诩聪明,可我还是要选择一棵树把自己“缠”上去。而且,我做了一贯以来的选择,那就是考研——一棵带给我安全感的考试之树。在这棵树下,我什么时候才会反转?问题似乎并不容易回答。

我不愿看到这只母鸡在树下 “痛并快乐着”,于是亲手把它释放了,这举动险些遭到它的猛扑,几乎把它吓成精神分裂。这再次获得解放,慌张的跑向庭院里面。我已经没兴致再吃下去了,庭院里的枝杈还有很多,还够它继续自我缠缚。也许它的主人本就希望它带着枷锁缠来缠去吧,我又怎能代替它破解这 “造物弄人” 的游戏呢。

【转载】柯岩:古今中外文学名篇拔萃·总序

1988:在青岛……

——《古今中外文学名篇拔萃》总序

柯岩

1988 年夏天的青岛是美丽的。习习的海风吹拂着,金色的阳光照耀着湛蓝的大海,海水轻轻拍击着海岸的礁石,波光粼粼、色彩斑澜的海水飞溅起的竟是那样晶莹透明的水珠,那样洁白,那样光亮,明丽得令人惊异。

多少孩子在沙滩上追逐奔跑,清脆的笑声,尖叫声象银铃似地震得人心里丝丝作痒。多少成人象孩子一样忘形地欢呼雀跃,是那样不管不顾地跃身入水,使多少白发老人也不禁忘却了年龄和健康,拔足就追踪而去……

然而,我却呆呆地立在堤岸上,象聋哑人一样,不言亦不动,不是缺乏美感,不会被欢乐感染;也不是我真的聋哑了或双目失明,而只是因为我的心太沉重。

我的心为什么这样沉重?因为我刚刚从市区走来。我看见无论是大小书店、报刊门市部,还是集市上的书摊书贩,到处都堆满了与这大自然绝美景色截然相反的丑恶书刊,不是充满凶杀与秽行的故事,就是对流氓、妓女的赞叹;不是对民族传统、革命传统的任意歪曲,就是对历史、对祖国、对这块黄土地的恶毒嘲讽。对崇高事物恣肆地丑化漫骂,对卑鄙下流行径或“多余人”的生涯却津津有味地描述和吹捧……一些书籍和刊物的封面更是不堪入目:不是凶恶狰狞的的黑色杀手,就是妖形怪状的黄色淫妇……

继续阅读“【转载】柯岩:古今中外文学名篇拔萃·总序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