柴静专访丁仲礼—更具包容性的文明

背景介绍

2009 年 12 月 7 日,举世瞩目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,来自 192 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参加这次大会。由于 2010 年《京都议定书》第一承诺期行将到期,国际社会希望在本次大会上对下一步温室气体减排达成新的方案,就 2012 到 2020 年全球应对气候变化问题达成一项新协议。然而在历时近 2 周的会议中,参会人数已经远远超过了官方注册的一万五千人,会场内外硝烟四起,一片喧嚣,直到接近尾声的时候仍然没能达成共识。

柴静专访丁仲礼

重要讨论内容摘录

关于包容性

丁仲礼:人类应对各种挑战的时候,人们有一种更有包容性的,更有弹性的一种文明的产生,或者是我们现有文明的很好的发展。

  • 柴静:假如像您所说的,现在这个方案,发达国家又不接受的话,如果它就这么拖下来,这几年下去,会不会情况变得更糟了?
    • 丁仲礼:我很乐观。我是地质学家,我研究几亿年以来的环境气候演化,这我很乐观,这不是人类拯救地球的问题,是人类拯救自己的问题,跟拯救地球是没有关系的,地球用不着你拯救,地球比现在再高十几度的时候有的是,地球二氧化碳的浓度比现在高 10 倍的时候有的是,地球不是这么演化过来?都好好的。
  • 柴静:毁灭的只是物种?
    • 丁仲礼:毁灭的只是物种,毁灭的是人类自己。所以是人类如何拯救人类,不是人类如何拯救地球。
  • 柴静:到底能不能拯救自己,最核心的东西,最终取决于什么?
    • 丁仲礼:取决于文化、文明。人类应对各种挑战的时候,人们有一种更有包容性的,更有弹性的一种文明的产生,或者是我们现有文明的很好的发展。

【转载】柯岩:古今中外文学名篇拔萃·总序

1988:在青岛……

——《古今中外文学名篇拔萃》总序

柯岩

1988 年夏天的青岛是美丽的。习习的海风吹拂着,金色的阳光照耀着湛蓝的大海,海水轻轻拍击着海岸的礁石,波光粼粼、色彩斑澜的海水飞溅起的竟是那样晶莹透明的水珠,那样洁白,那样光亮,明丽得令人惊异。

多少孩子在沙滩上追逐奔跑,清脆的笑声,尖叫声象银铃似地震得人心里丝丝作痒。多少成人象孩子一样忘形地欢呼雀跃,是那样不管不顾地跃身入水,使多少白发老人也不禁忘却了年龄和健康,拔足就追踪而去……

然而,我却呆呆地立在堤岸上,象聋哑人一样,不言亦不动,不是缺乏美感,不会被欢乐感染;也不是我真的聋哑了或双目失明,而只是因为我的心太沉重。

我的心为什么这样沉重?因为我刚刚从市区走来。我看见无论是大小书店、报刊门市部,还是集市上的书摊书贩,到处都堆满了与这大自然绝美景色截然相反的丑恶书刊,不是充满凶杀与秽行的故事,就是对流氓、妓女的赞叹;不是对民族传统、革命传统的任意歪曲,就是对历史、对祖国、对这块黄土地的恶毒嘲讽。对崇高事物恣肆地丑化漫骂,对卑鄙下流行径或“多余人”的生涯却津津有味地描述和吹捧……一些书籍和刊物的封面更是不堪入目:不是凶恶狰狞的的黑色杀手,就是妖形怪状的黄色淫妇……

继续阅读“【转载】柯岩:古今中外文学名篇拔萃·总序”